再战喷潮女之下午三次郎VS喷水湿床女
      昨日(7月25日)一早到公司,打开电脑,就看到网上充斥着有关动车事故的各种报道,越看越让人胸闷闹心,真想破口大骂。突然,手机微震,拿起一看,是L(此女即本狼“【原创独发】温泉会所大战喷水女”一文中,所提到的女主。
      发来的短信,说她的店今天开业,想请本狼过去捧场。正想回复可以,突然想到不妥,她一离异女子,此次开业不知还邀请何人,贸然前往,他人会如何看待我俩关系?但距上次打炮还不足一月,就如此不给面实在说不过去,于是假意说公司事忙,不知能否按时赶到,让她告知地址,忙完立马过去。L倒是还蛮通情达理,说忙就算了,工作要紧,但最后还是发来了地址,看来还是想本狼前去。
      思前想后,本狼实在是不舍此女的喷潮小B,心中灵机一动,让负责公司租摆的同事先定上两个豪华开业花篮送去。大约10点半左右,L来电话了,听声音很是高兴,还一个劲的说太破费了云云。本狼这边厢必然是客气一番,并做工作很忙状,L识趣挂断电话,并说实在太忙就别过去了。本狼当然是拍着胸脯说再忙也过去,但是可能要晚点。
      悠闲的吃过午餐,本狼看看表,1点整,路上开慢点,不到2点应该能到吧,拿上公司的车钥匙,出发!
      要说BJ中午的交通还是给力的,按照计划时间到达目的地。本狼没有下车,从外观察了一下L的小店,还不错,不过本狼是真没有听说过这个店的名字,按道理说,能开成连锁的饮食店,本狼这种好吃之人应该会有所耳闻吧。算了,这就不是本狼该操心的事。拨通L的电话,对没有能参加开业表示了遗憾,并问她是否忙完,答曰差不多了,现在店中并无客人,在算账。本狼呵呵一笑,让她出来。远远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本狼按了两声喇叭,L循声望来,有种惊喜的感觉,挂掉电话,走了过来。
      L打开车门,坐了上来。本狼微微一笑:“老板娘恭喜发财啊!”细细打量,不错,今天精心打扮了一番,标准的OL装扮,让人怦然心动。L娇嗔着捶了本狼一下:“你个大坏蛋,还说来不了,进去坐坐吧。”本狼看着她的闪光肉丝腿,小JJ一阵冲动啊,淫笑着将手抚上她的大腿,说:“店就不进去了,有个地方还是可以‘进去’‘做做’的。”L捂着嘴笑了,并用了一个词表扬本狼——臭不要脸的。她让本狼稍等一会,她要去店里交代一声。
      片刻,L重新上车,说找个离店远点的地方,免得让人看见。好嘞!通县咱的地盘啊,轻车熟路的过运河直奔八里桥而去。不过本狼没有去如家,而是去了JD(熟悉八里桥的兄弟应该知道是哪吧),开好房,直接电梯上楼。
      打开房门,心中凉了半截。尼玛这是什么房间啊,老子四五年前带女人来玩都还不是这德行啊!这宾馆怎么越混越回去了?先不说房间散发出来的霉味,进门的地板都翘起来了!倒是L安抚着本狼进屋,关上门,说没关系,看房间还挺干净的,而且在走廊尽头,不吵,就这间吧。好吧,本狼忍了。
      搂着L上了床,询问了她店的事儿。才知道这店投入也不小,她借了弟弟和妹夫的钱,还有个朋友(什么朋友大家自己猜吧)也借钱给她了,才算拉扯起来,计划是两年回本。看看人家,25岁,就自己创业了,咱25岁的时候只知道埋头苦“干”,不得不说,人比人,气死人啊。不多想,“干”正事要紧!
      本狼匆匆去浴室冲完,让L也去洗洗。看着她像诱惑似地慢慢脱掉身上的OL装束,本狼的JJ已经一柱擎天了!也许是开业时忙的出了一身汗吧,L洗了挺长时间才出来,裹着浴巾,含苞待放啊!本狼忍不住了,一把冲过去,扯掉她的浴巾,在她的惊呼声中将她扔到了床上,俯身压上!两人来了个长时间的舌吻,L的吻技不高,只会简单的轻咬本狼的舌尖以及傻傻的将舌头探入本狼口中。本狼慢慢的往下吻去,将至洞口时,L阻止了本狼,说是怕受不了。既然如此,那就来点直接的吧。本狼提枪正准备上马,突然想到没带套,问她带没,也没有!不是吧?!这是多大一失误啊?!L躺在床上,用下面轻触本狼的JJ,说:“没关系,这宾馆旁边不就是药店吗?”本狼看她都如此说了,断无见洞不入之理啊,一杆入洞!第一次过程不细表,反正以内射结束,完事后,整个大床的右中部湿了一大片。
      两人清洗完毕,互相依偎着靠在床头,看着经典的83版射雕,闲聊起来。说实话,L这个姑娘还是挺能吃苦的,为了开店,倾尽所有,现在自己把租的房都退掉了,直接住店里,而且还得每个月给弟弟、妹夫还钱。都不容易啊,还是让哥哥我好好喂饱你吧!
      因为L的乳房下垂比较厉害,所以本狼没有太多性致重点照顾,象征的轻吻几下又直奔下面。L又阻止了本狼。这不行啊,这都放不开,那以后的更多花样让本狼如何施展啊。于是,本狼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说L要接受这种会让她欲仙欲死的前戏方式,终于,本狼提出了一个很具有建设意义的建议:69,这样也可以分散她的注意力。L扭捏一阵,答应了。本狼喜滋滋的躺下,JJ翘的跟朝天椒似的,别提多得意了。69开始!L的口技如她的吻技一般平常,虽说无甚齿感,但舌头运用过少,且不够紧裹。没办法,慢慢来吧。本狼倒是不含糊,看着眼前散发着些许骚气的粉嫩小B,大展神通,开玩笑,本狼号称“霸王舌”“金手指”,断不能辱没了威名啊。各种技巧使出,L立马放声呻吟,俯卧在本狼身上,一手紧攥本狼命根,早忘了她的使命。
      舔弄一阵,本狼顾忌L是个“水”灵灵的姑娘,可不想被她放水洗脸,便停止了舌功,拍拍她的屁股,并动动了她手中的JJ。L会意,撑起身子,手扶金枪,移洞口相就,慢慢地,本狼的JJ就被她全根吞没。也许是湿润程度够了,L没有任何试探就发动了进攻,上上下下的吞吐着本狼的JJ,本狼倒是乐得省力,只是时不时的瞅准她动作放缓之时,猛然上挺,弄得她声声惊叫,别有一番满足之感。渐渐地,L的动作越来越快,上下吞吐也变成了前后左右的画圈研磨,看着她闭目陶醉的样子,本狼也深受感染,配合着她的动作,一下一下的往上猛顶。突然,L动作再度加快,并喊着“要来了要来了”,本狼立刻将JJ极限上挺,停住不动,任由L动作。L的动作戛然而止,嘴里也没了声音,整个人向后仰去,一抖一抖的。本狼的JJ被勒的紧紧的,同时小腹处有种湿湿的感觉。静待L没了动作,扶她躺下,才发觉小腹处湿了一片,连床单都没有幸免。赶忙捡起地上的浴巾铺在了床上,毕竟战场要保护好啊。
      L休息了一小会,看着床上的浴巾,脸上立即羞红。要命了,本狼可受不了这个勾搭,立马又捅了进去。喷潮后的BB很湿很热,但是,同时也无法很好的包裹住入侵的JJ,显得有点松。没办法啊,毕竟是生过娃娃的女人,不能要求太多。本狼将L的双腿架在肩上,大力抽送,次次触底!要不说男人第二次都是猛男啊,不知道换了多少姿势,抽插了多少下,只能感觉到身下的浴巾已然全湿,膝盖跪在上面都有种凉意了,本狼还没有发射。感受到身下的BB此刻已然无法提供给本狼更多的快感,本狼果断抽出,用龟头从L的阴蒂开始往下滑动,利用勃起的阴蒂,湿润的阴唇刺激龟头。从L阴蒂的大小就知道,这是她的敏感点,果然,磨了没几下,L的浪叫越来越大声,“舒服”“好爽”之语不绝于耳,本狼的龟头也被刺激的一阵阵肉紧。大约摩擦了十多下,L从被动到主动,挺腰乱扭,突然,本狼眼见得一股水从她身下喷出,然后又是一股,直接落在了龟头之上,视觉刺激加上喷潮浇灌,龟头一阵酥麻,有了要射的感觉。本狼赶忙将JJ重新塞入洞中,没命的抽送起来,日得L又是浪叫不止。终于,第二发内射完成。
      两人皆精疲力尽的躺在了床上,此时的床,已是水渍斑斑啊。L见本狼有点不适,强撑起身,去浴室将剩余的浴巾拿来铺上,本狼感激的拍拍她的小脸,招呼她也躺下休息。
      休息了好久,本狼起身和她洗了个鸳鸯浴,她在浴室中补妆,本狼便穿戴整齐,准备离去。
      L从浴室出来看本狼已穿戴好,笑了笑,说:“就走啊,花了168(当时没有钟点房和标准间了,只有大床房了,不过这个价位还是蛮便宜的),怎么也得多待会吧?”本狼呵呵一笑:“行,咱俩再聊会。”L麻利的从浴室拿出干毛巾,将床上的水渍仔细的擦拭,然后将大片大片的水渍处用浴巾铺上,招呼本狼上床躺下,说帮我按按。
      本狼怕把衬衣弄皱,便将刚穿上的衣裤又脱下,只穿了条内裤,趴在了床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说着说着,就从正经聊到了不正经。本狼取笑她是洒水车,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L笑了笑,说是两次。不会吧,都快把整个床画满地图了,只有两次高潮?!难道不是高潮时才会喷潮吗?看着本狼不信的神情,L赌咒发誓,说真的只有两次高潮,我俩第一次做爱高潮了一次,然后还有一次在我内射的时候快到了可是没到;第二次做爱也高潮了一次,然后也是还有一次在我内射的时候快到了又没到。乖乖,听这话的意思是咱没能伺候好人家啊,能力不够嘛!没办法,虽说有点伤自尊,但是现在也是“有心杀贼,无力举枪”啊。
      要不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田呢,也许是聊到了那种话题,L的按摩渐渐的变得暧昧起来,感受着游走在敏感地带的柔嫩小手,本狼心中在悲呼:神马情况?这是要俺精尽人亡吗?!L娇声要本狼翻身,本狼浑浑噩噩的就转了过来,还没反应过来,内裤就被扒了下去,一个温暖的东东包裹住了JJ。虽然心中激动不已,但明显累得够呛的JJ要闹罢工了,任凭L舔弄多时,也只是微微翘起,不复威风。
      L没有气馁,下床拿起椅子上的OL装穿戴起来。OHMYLADYGAGA!这个骚货不带胸罩直接套上了衬衣,并只扣上了中间的那个纽扣,然后慢条斯理的拿起了闪光肉丝往腿上套去。本狼是热血沸腾了啊。不过真的是好久没有过如此短时间内上演帽子戏法了,JJ又硬了一点点,带着点点痛感,但明显还没进入状态。
      L并不着急,无内穿上丝袜后,坐在本狼对面,为本狼做起了足交。本狼最爱的丝袜,最爱的美腿,最爱的足交!JJ义无反顾的慢慢坚挺,L笑了,本狼感觉到了她才是狼,狼外婆。她很粗野的将丝袜裆部撕开(话说带加裆的丝袜比无裆的就是好撕),又当起了骑士。看着驰骋在身上的女人,本狼也被激起了斗志,WHO怕WHO啊?!猛然坐起,将L往床上一掀,狠狠的干了起来。摸着光滑的丝腿,斗志重新昂扬。传教士姿势战斗了一会,本狼将L摆成了侧躺姿势,斜后方抽送起来。这个姿势L相当受用,没几下就开始了无意识的呻吟。而且,由于两腿紧靠,BB也显得紧了很多,夹的JJ非常舒服。更美的是,从这个角度,竟然可以看到L的喷水过程。
      说实话,毕竟是第三次了,JJ坚挺了一会就有了“微软”的趋势,本狼看着身下娇喘的娇娘,想着她说高潮要到未到的话,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努力战斗。幸亏L是个敏感的女人,在本狼恢复到传教士姿势后不久,她突然从嘴里蹦出了一句话“你最骚”,本狼一愣,再看看她的表情,知道她应该是快高潮了,开始语无伦次了。好,既然说本狼骚,那就骚给你看。小马达开动,老子也不要命了,拼了。L立时爽的鬼叫起来,但喊得都是“你最骚”“你最骚”“你最骚”,本狼气不过了,累成这了还被你糟践,用力捏住她的奶子,说:“谁最骚?”L吃疼,但还是嚷嚷着“你最骚”,旋即大喊一声“我要来了,我们一起,一起!”本狼感觉到她下面收缩的特别厉害了,特别是龟头处,顿时也忍不住了,大吼一声,再往里捅了进去,第三度内射。L的喉部发出了一声声呜咽,胸部泛红,小腹像发抖般抽搐着。
      本狼抽出了JJ,一种无力感立马袭来。不过看着瘫在床上已经一动不动的L,男人的那点小虚荣心还是得到了满足。
      再次进入浴室冲洗一番,出来,L还懒懒的躺在床上,本狼笑问:“这回到顶了吧?”L会心一笑。
      待L去清洗时,本狼拖着疲软的双腿下楼去买上了药,兄弟们,切记,安全第一!看着她将药乖乖吃下,本狼才放下心来。抬手看表,都快接近5点了。看着L还在收拾床,本狼不解:“待会就把房退了,还收拾什么?”L说:“哎呀,别浪费钱啊,晚上店里关门了我来这住,好歹吹空调不要钱。”不知怎地,本狼感觉有点微微心疼,叹了口气:“行!我把押金条给你,明天你退房吧。”
      出了宾馆,开车送L去店里,两人一路无话。临下车,L突然凑近本狼耳边,吐气如兰:“下次穿开档丝袜给你看,免得又要撕烂。”本狼心中一荡,回以淫贱的一笑:“好啊,下次我会带上雨衣铺在床上的。”
点击浏览上一篇文章 点击浏览下一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