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丽江射门的良家小姑娘
      这是2010年10月的事了,不过想起来还是觉得是个愉快的经历。
      项目结束,攒下了差不多10天的假期,这都是周末加班积攒的,与同事(也是老爷们)约好到丽江玩。
      倒不是寻找什么艳遇,出发点只是到云南拍拍照片,业余爱好。
      住在束河,到入口给联系的客栈打电话,两个小妹出来迎接。看起来都是20岁左右的样子,带路七拐八拐到了客栈。
      这两个小姑娘都是中等身材,一个略瘦一个略丰满,丰满的那个小姑娘白的一塌糊涂(姑且称为小白,瘦的称小青好了),胸也挺丰满的。看到年轻的小姑娘
      莫名的肾上腺素加速分泌,感觉有点兴奋。
      到了客栈,入住很简单。老板让我挑房间住,因为黄金周过去了,没多少客人,于是挑了间二楼的,小白非要帮忙搬行李到二楼去,上楼梯的过程中,我回头问她
      往左转还是右转,两人分立陡峭的楼梯的上下,真真切切撇到白白的胸和乳沟,口水险些淌出来。平时都是在网上看到这种胸,居然这么近距离看到,
      心想晚上估计睡不着觉了。谁知晚上还有更夸张的事情。
      傍晚我回到客栈,居然只有小白一个人看家,店老板出去跟人喝酒了,小青出去了。我于是坐下来和小白聊天。
      知道她和小青是云大旅院的两个学生,大三快毕业了,在这家客栈打工。小白的家重庆的,我心说难怪长这么漂亮又白皙。
      小白在说话的时候会一直看着对方的眼睛,而且特别亲切,听起来感觉特别真实,对她的好感大增。
      回房间躺了一会居然睡着了,醒来是被隔壁的叫床声吵醒,旁边的房间传来清晰但却不放肆的女人呻吟声,时断时续,不断还有床的吱嘎声音
      配合着,我立刻就被点燃了,想象着女人掐着身上男人的背,咬着嘴唇为了压低声音的样子。
      心跳也跟着加速,莫名的兴奋,直接看A片未必有这样的兴奋感。
      木质客栈基本不隔音,听到的压低声音的呻吟,每声都很短促。我不禁的想隔壁是两个什么样的人,
      小少妇?猛男?为什么没一点男人发出的声音。
      我以前也录过自己和ex做爱的录音,到高潮时,ex与抽插节奏一致的喊叫,由喉咙几乎以最大音量吼出来,那种音调是平时说话不曾有过的低沉,
      与肉体撞击的啪啪声搅合在一起,就这样两个人到达了顶端。
      不过好像没有听到高潮,隔壁就结束了,没有声音再传来。
      过了一会我下楼要牙刷,看到小青坐在院子里的电脑前,旁边坐着个小男生,跟她差不多大的样子。难道是他们俩?因为客栈里没有其他客人了。
      不像白天,小青的头发散开着,两个人的身体靠的很近,好像在一起看电影的样子。交谈后,她告诉我店里没牙刷了,会去另一家店给我拿,一会
      儿送给我。看了下表,将近晚上9点了。
      我回房确认后几天的行程,大概过了半小时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小白。来给我送牙刷,并告诉我如何使用热水器。
      我问她那个男生是谁,她告诉我,那个男生是小青的男朋友,家在丽江,没事就来客栈陪小青。他们三个是同学。
      我不禁开始猜想小白有没有听过隔壁大战的声音,听自己的同学做爱想想也挺刺激。于是挑起了话题,我说房间隔音好像不大好,
      她说是啊,尤其是夏天,开窗子的话,左右房间的声音更是听的一清二楚。我呵呵笑笑,我说我刚才就听到了,是楼下那对鸳鸯吧。突然两个人都沉默了几秒,我突然直接了当的问,你听过他们俩
      嘿咻的声音吧,小白迟疑了一下,笑着说是的,我说听同学叫床是什么感觉?小白咯咯笑,不说话了,脸居然一下子红了。躲到窗边,
      我边问,边像她靠过去,在侧面倚着她,有问了一次,她还是不说话,两条腿扭来扭曲,然后说别问啦,告诉你好啦,真烦,
      我们一起洗澡的,也都看过对方的身体。所以那个时候脑子里也不免想象一下。
      我没接话,挪到了她的正前,靠的很近,近的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另一方面,她的两个咪咪几乎要让我窒息,她穿的一套类似瑜伽服的紧身绒衣
      曲线勾勒的很美。我再次直接了当的问她,愿不愿意跟我试一下,如果你不喜欢,我绝不强迫。因为我知道能谈得来这种话题的话,应该是个开朗的性格。
      她顿了一下,头扭来扭曲的,我却不后退,还是保持跟她很近的距离。停顿了几秒她说,你挺直接的啊,那你温柔点。
      于是我捏起了她的手,一点点一只手沿着她一条胳膊抚摸,另一只手向胸部袭去,上边跟她轻轻的吻着,慢慢的舌吻,两个人的舌头交叠着,
      但也并不伸到对方的口里去,就在添和缠绕之间。渐渐的她的下半身向我贴过来,这是向下出击的信号,右手腾出来,向她的耻骨摸去,
      她那薄而柔软的运动裤,使耻骨摸起来更加的真实,大概是有点肉的原因,摸起来像个小肉垫。
      慢慢的手向耻骨下的小穴摸去,因为怕她担心卫生问题,手一直在她的内裤外面按和压,她的身子随着我按和抠的节奏扭着,每次呼气喉咙
      发出哼哼的声音。很快她的内裤就湿了,我企图退下她的裤子,她说有安全套么,我肯定的答复了她,她说,我们去洗一下吧。
      在热水中冲洗了一下,卫生间漏风,还是感觉有点冷,我也放弃了在镜子前插她的计划,把它抱到被窝里,当我擦干,掀开被窝。
      看到的是一个一白到底,风满又有弹性的少女的身体。我早就硬的不行了。
      我趴到她的身上,她咯咯笑起来,我说怎么了,她说痒,我于是开始吃她的咪咪,逐渐咯咯的笑声变成了呻吟和扭动,
      她也抱住了我的头,腰一挺一挺的。
      我带上安全套,不费力气的找到了小穴,慢慢的插进去,当完全进入她的时候,她闷闷的啊了一声,以温柔的节奏在插着她,
      她呻吟的声音也不断加大,屁股随着我的抽插扭动着,每次插入都跟她碰撞着,听到她一声重重的呻吟,
      立起身子的功夫看了一眼,安全套外面已经有白浆,不过没什么味道。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腿缠住我的腰,我保持同样的频率和力度,希望适应这个陌生的小穴,而且好久没做了,担心
      很快缴枪,她的穴越来越紧,明显感觉到老二被挤压,手也在我的屁股上按压,看来是要我动作快一些,
      我加快了节奏,她的呻吟也逐渐变成了喊叫,我把她的双腿分开,这样可以插得更加深,立起身看到老二在她的小穴里从
      半根,全根,再抽出不断的运动,阴唇早湿的一塌糊涂
      这样动作大概持续了一分钟,她的喊声也变得密集,她突然把我拉到怀抱中,在我的耳边说,他们应该能听到我们的声音,
      我不禁的亢奋起来,抽插频率更加的快,小白的声音几乎变成了连续的喊叫。脑子里闪现出听隔壁叫床的场景,
      我更快的冲刺起来,小白的喊声上气不接下气,越来越急促,仿佛在摇旗呐喊。
      在一阵极速的抽插后,我释放了。两个汗津津的人躺在被窝里,慢慢的平息了下来。
点击浏览上一篇文章 点击浏览下一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