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同事——熟人之间日久生情
      俺是东北人,身体相貌是典型的好人,而且我是皈依过的佛教徒,所有见过的人都觉得我是好人。我这种人是绝对不会出去找鸡的。这个良家故事得从2006年讲起。
      那年,有一个和我一同进单位的女同事结婚了,因为我和她是一批被招进单位的,我们关系比较好,所以我在她婚礼那天帮忙张罗了一天,跟他老公也喝了好几顿酒,那一天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和她有什么故事发生。直到那年元旦前的一天。
      那天她找我“哥,咱俩说说话。”然后就带我来到一个没什么人来的办公室。我跟着呗,以为小两口闹什么别扭了,需要我开导开导呢。可是,坐下后,她就可是默默的哭起来了。我吓坏了。连忙递上纸巾。紧着问“咋了?咋了?”
      接下来她边抽泣边讲出她心中的事。
      她老公是个医生,管放射透视那个机器的,有一天自己不舒服,就给自己拍了个片子,发现脑部长了个瘤子,挺吓人的,就去省城大医院找老同学什么的,介绍的老大夫,又重新检查,确定了。是那么回事。
      “我咋办啊?才结婚不到半年?以后日子怎么过啊?”
      “你能咋办?治病呗,差钱咋的?哥能给你凑点。人比钱重要。”
      “咋办啊,哥你信佛,我现在这状况是不是以前造过什么孽,遭的报应啊?”
      “不能,要不我找我师父给你两口子作个法事,祈福呗。要是真有病还是要去医院治啊。”……
      反正那天聊了很多。聊的时候,因为小办公室没有人,总是给她递纸巾什么的难免肢体接触,但是由于话题太沉重,也没有那个心思扯别的。所以也就是个浅层接触,俺也没想那么多。真的,不是俺有多么正人君子,是没想到。
      不久后,她老公确诊了,决定动手术。好在是那个什么伽马射线什么的,不用开颅什么的,病情很快就控制住了。加上他们两口子也在我师父门下皈依了。我们就走的更近了。经常两家四口一起打麻将什么的。
      说话到了08年(呵呵,旷日持久啊)。我老婆怀孕了,我们就不怎么在一起打麻将,喝酒什么的。加上她老公的病也不发展了,该考虑好好过日子了,于是他就报了个外出培训,去北京某医院工作了。计划是一年。
      老婆怀孕这事大家都理解哈?就是不能随意剧烈运动了。我的精力就算不断积攒下了。为后来的事情埋下伏笔了。
      整个办公室数我们俩年轻,加上这么个师兄弟的关系(阿弥陀佛,罪过啊,呵呵),我们比较他人自然熟悉多了,聊天时自然有许多一般的禁忌就不算什么了。一天和她说到她和她老公两人两地分居的生活比较难熬时,我无意中说了一句“可以网络视频”(我根本不记得有这么个事,事后她跟我说,当时听了这话她心里特别的“那个”,就是所谓心旌摇荡什么的吧,呵呵)。她就非得让我帮忙买一套摄像头麦克等等的东西。
      好吧,我的热心肠又上来了。走吧,闲着也没事。当天就去买了,晚上下班4点多就和她回她家去帮忙安装了。6月份天热了,4点多回家正属于背对着太阳,我们俩骑自行车烤的后背火辣辣的。到她家我已经不行了,就敞开衬衫了。她热的也是够呛(东北冬天冷,夏天也热啊),躲进衣帽间换了个宽松的家居服出来。(这件家居服直接导致我的第一次心动,和第二次心动,还有第三次就直接把她办了,这些都是后话,咱们慢慢讲吧。)
      安装这些摄像头什么的根本不是事啊,所以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你试试,坐下来看看角度调整怎么样?”她就过来坐在椅子上了,我打开qq给她调了调角度。她坐着,我站着,她又穿着宽领的家居服,自然有些春光就落入俺的法眼了。实话实说,她乳房并不大,但是内衣比较好看,那种白色,罩杯比较小,乳头放在罩杯边缘里面一点点,这样的状况我自然不能多看。
      但是,俺确实心动了一下。不过这次是因为内衣。又聊了会,我就走了。
      当晚,我正上网看色中色呢,qq响了,一看是她。“哥,咋搞的,他说看不清,摄像头没问题吧?”
      “有啥问题啊,下午咱们不是试的好好的吗?”“他说黑乎乎的,清晰度低。”“那啥,你现在邀请我视频,咱俩聊聊看。”
      当时我心里暗想骂她老公呢,这个傻帽,看啥呢?还黑乎乎一片?你还想看d9的效果啊?
      等视频一出来,呵!可不黑乎乎一片啊,她聊天坐在电脑桌前,书房的灯离她直线距离少说有3米,她还背光,就看见一个大黑人形,连啥衣服颜色都看不清。这个白痴女人,让她一个人在家真是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你去挪个台灯来,放显示器边上,灯照着椅子的方向。去吧。”
      几分钟后,她按我说的做了,再看,不错,虽赶不上d9,清晰度还是可以的。仔细一看。还是白天那件家居服,不同的是她画了些妆,头发绾了个比较慵懒的发型,带个小眼镜(因为她近视度数低,不上网的时候基本不戴),显得有一种知性的性感。我咽了口口水。
      “比较漂亮啊,上班没见你这么打扮啊?在你心中还是老公重要啊。去幽会吧?”“幽会啥啊,他加班呢,刚才聊了两句,就不见人了。”“那你这打扮半天,白扯了”
      “可不,浪费了不少感情”“别啊,跟哥聊会,让我好好欣赏欣赏吧”“少瞎扯,说真的,好看吗”“太美了,老衲都动了凡心了”
      其实我说的是心里话,确实第二次动心了,可是这次是因为妆容。
      第二天她满脸倦容上班了。我一看就是昨夜聊天贪黑了。
      过了几天,她又让我去帮忙,也不说明白要干啥。去呗。这次是吃完午饭就去了。预留一个下午的时间,看来今天的活不少啊。我心中暗想“这败家女人,自己啥也干不了。”
      到她家,她还是去换了那件家居服,然后可是商量今天的计划。天啊,她要把电脑桌搬到卧室去,说坐着上网累,在床边上网多好,随时能躺下,趴下,玩够了随时可以睡觉。
      靠,少扯了,这我还不明白吗?那我就白在色中色混了这么二年多了。她要跟老公玩带花样的网络性爱了。
      我帮忙给电脑,电脑桌都挪好,线也扯好,电路检查好。最后我说,“你现在看来,台灯得换的大瓦数的了,要不照在床上可能看不清楚。”“能吗?”
      “不信你试试。你躺好了,我把摄像头给你挪到最近的电脑桌边上。咱们看看日光下的效果,在灯下肯定比如日光下。”
      她真的趴上了床,我去调整摄像头。当时我坐在床边,背对着她,等调好qq视频,从视频小窗口看见她的春光。她的家居服因为经常穿,有些磨损,扣子掉了一个,而她又不自觉。尤其是现在是一个趴在床上的动作。所以原本不大的乳房显得丰满了许多。我当时也没有多想什么,也许真的是所谓水到渠成吧。我就势躺下在床上,搂住了她。
      她也没有反对,只是很惊讶,因为实在太熟了,不好意思的感情占了大半部分。一不好意思她的反应就是紧紧搂住我。
      奇怪啊,不知道各位狼友有没有跟这种熟人搞过。反正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紧紧搂住。我只好把她原本掉了一个扣子的衣服继续扯开,然后就是由乳房的侵略入手(因为我老婆是乳房性感带特别敏感,我就习惯了)。
      具体描写就没必要了吧。简而言之就是,吸乳——摸阴——口交——入穴的套路。没有什么好说的。唯独一点奇怪的就是我们在前两个环节时谁也没有语言交流,还是那句话,太熟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可能是不好意思。到口交这环节时发现她确实是比较内骚型的,前面环节一点也看不出来,此时可就显露无遗了,除了开始哼唧着叫床之外,小穴中春潮也开始泛滥的不像话了。口活我比较擅长,但是干这种“连干活带喝水”的活确实让我耳目一新。味道嘛,第一次尝没有特殊感觉,以后慢慢品出来了,那是后话,当时除了激动就是紧张了,毕竟是太熟的熟人了。而且在这个环节,我们(尤其是她)已经开始摆脱“熟人障碍”,叫了出来(这也是我对自己口活比较自信的原因之一)。至于第四环节,就是考验实力了。俺再是老实人也知道“老实做人,认真干事”,使劲地卖力气。谁也不愿意把这种事办的半途而废,或者出力不讨好。是吧?各位狼友。
      最后的结果是:
      1、在这个夏日午后,两人累了一身汗。
      2、从此给她买的这个摄像头用处比较大了,有时候跟她老公用(多),有时候跟我用(少,因为我们来真的)。
      时间飞逝,09年,他老公回来了。我女儿也出生了。我们自由自在的空闲时间越来越少了。尽管如此,现在偶尔还保持这个关系。我是认真的对她。
点击浏览上一篇文章 点击浏览下一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