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的女人之北海记
      应该是我正式上网的第一年吧,认识了她。在认识她之前我已经接触电脑至少3年有余了,但那时候因为网络的欠缺一直沉醉与红色警戒,星际争霸,大航海时代,轩辕传,绝代天骄等等单机游戏中,直到上大学以后,我就如同脱缰的马儿一样,疯狂的逃课,白天睡觉,晚上通宵游戏,过着日夜颠倒的日子。
      某天,一觉睡到下午六点多吧,昏昏沉沉的去吃了饭,恰巧晚上没课,就觉得无聊,不知不觉就晃到了网吧,刷了会员卡就开始上网,和网吧的人开始了局域网联网的星际争霸,不知道那天网吧高手太多还是怎么的,连打七局,基本都是前三个被灭掉的,于是我就很郁闷,退出游戏,顺手上了QQ,点开网页开始看星际争霸的攻略,看着也觉得无聊,就点开QQ查找在线MM,忽然看见一个叫花开的声音的名字很特别,就加了好友,居然没验证,直接就加入了好友,自此没多久我就陷入了QQ聊天一族的旋涡。
      不记得第一次和她说了些什么,反正那夜和她聊天聊了好久,最后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好笑,那时候应该是最后的笔友盛行的岁月吧,我们交换的联系方式其实就是自己的姓名、邮编、地址)。此后我也没在意,纯粹当好玩儿,恢复了日夜颠倒的生活方式,大约那次聊天后一星期左右的一天早晨,我刚下了通宵回到宿舍上床睡着,同学拿了封信喊正在睡觉的我的名字,我迷迷糊糊的应了声,随手就把信接了过来扔在床头继续会周公去也。下午2点多,同学把我喊醒,就直接和同学去吃饭。吃完饭,回到宿舍,上床拿书准备去上节课,忽然发现了一个很精致的信封上居然写着自己的名字,字迹清秀,寄信的地址也很陌生,我心里就在想是谁写的信。拆开信就看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是清秀的字迹下一封简单的问候的信,最后署名是花开的声音,我一下想起来了那天QQ加的人以及和她聊天的点滴。
      下午上课了,是无聊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我就拿着这封信左看右看,随手就在笔记本上写起了回信,下课寄了出去。没几天我收到了回信,小姑娘正上着高三,恰巧也是讨厌理科,想上文科的妹妹,于是我就第一时间回了信,就这样你来我往,一学期下来,我收到的回信就有三十多封。在相互写信一个多月后,我要来了小姑娘的电话,打了个电话听着小姑娘的声音很甜美,此后我们就是书信、电话,网络联系不断,而且我知道了小姑娘的真名XXX,XXX说她不喜欢父母给她取的这个名字,自己给自己去了个名字叫XX茹,我就一直叫她小茹(小茹这个名字至今应该还是我专叫的)小茹叫我哥哥。
      如此过了两个学期,一个暑假的午后,和小茹一个多小时电话后,小茹说她高考完了,暑假无聊,正在焦急的等着录取通知,希望我能去见她,于是我在那年的暑假独自一人第一次乘火车经过两天一夜从西安到了广西南宁,在南宁火车站的出站口我见到了小茹(小茹家在钦州,专门坐汽车从钦州到南宁接我)。见小茹的第一眼我就微认出了她,她也认出了我(毕竟是经过将近一年的书信,网络、电话联系,并且交换了照片),小茹比照片上更吸引人,个子不高,只有1米56,身材很好,脸蛋也很精致。一见面第一件事就是我们相互拉住了对方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就在南宁火车站广场要小茹同行的朋友为我们拍了照。然后赶到汽车站,坐着汽车回到钦州,在车上,我一直紧紧的握着小茹的手,心里却在想着到了钦州后怎么样(因为小茹的朋友同行,也好做什么的)。小茹已经在钦州订好的房间(有我在宾馆房间偷拍照),到了宾馆房间,我先拥抱小茹半个小时,接着就吻了她,吻着吻着,小茹突然把我往开推,我满脸迷惑的看着她,她脸已经红的如同熟透了的苹果般,低头手玩着自己的衣角,小声说,我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也很累了,要我先休息她先去洗澡,于是我就在房间床上看电视,听着卫生间的水声心里就如同猫抓一样,想去试试门锁没,又觉得不好,最终也不知道电视是什么内容的苦熬了半个多小时听见卫生间的门开了,门开的一瞬间,我发现了小茹的胸很大,而且胸型也很好,根本不象她这个年龄的女孩所有的一样(穿黄色吊带上衣那张是没穿胸衣的),看着小茹小心翼翼的往我这里走来(她穿的纸拖鞋,刚洗完澡,纸拖鞋沾水后很滑),我抓起床头的相机就拍了一张。小茹走到我身边拿过相机要我去洗澡,于是我就满心失望的去了卫生间匆忙洗了澡,洗完澡我发现洗脸台上放着新的男士内裤、T恤、牛仔裤,我就想起来之前小茹问我的身材,原来是为我准备这些,看着这些东西,我一下就觉得心里一酸,为自己龌龊的心思自我鄙视,我穿好衣服走了出去。小茹正躺床上看电视,看见我出来了,招手就要我到她身边去。看着她招手,我急忙走到小茹跟前,就那样站在床边看着这个温柔如水的女子,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小茹看见我流泪了,站了起来,把我的头抱在怀里说:“傻哥哥,哭什么呢?我们见面了应该高兴才是啊。”我的脸已经埋在了小茹丰满的胸上,听着小茹的声音,心里默默对自己说:别玷污了这个温柔如水的女子,收起自己龌龊的心思!我紧紧的抱着小茹的腰,轻声说:“我错了。”小茹说:“哥哥错了什么呢,我觉得你没错什么啊,我很喜欢哥哥的拥抱啊。”听着小茹这样说,我也慢满放松了下来,轻轻的扶着小茹的腰要她躺下,自己就坐在她旁边,抱着她的腰说着思念的话语。说着我就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自己只穿了内裤躺在床上,小茹和衣躺在我身边看着我。我就坐了起来,紧紧搂着小茹的腰,就这样半靠在床头看着电视,这时我才注意到电视里播放的是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小茹乐呵呵跟我介绍起钦州紧邻有名的沙滩城市北海市,说要我休息一晚上,明天陪我去北海看海,然后到钦州湾再看看海湾。静静的听着小茹的话,我抚摸着她的长发再次睡着。
      次日清晨,我醒来后发现小茹如同一只小猫一样和衣缩在我怀里睡觉,我没有惊醒她,自己去卫生间洗涮,发现我昨晚换下的衣服全部洗干净,整齐的挂在卫生间的晾衣架上,我从卫生间出来后,小茹已经醒了,坐在床边有些羞涩的低着头,我若无其事的说:“你快去洗脸吧,昨晚你不是说带我去北海看海吗?”小茹听了我的话,站起来笑了,说:“就是啊,我去洗脸了,一会我们去看海。”。在小茹洗脸收拾后,我们下楼吃了广西特有的米粉就去了汽车站,在汽车站我俩坐着前往北海市的汽车,到了北海,到了北海才发现台风登陆,海滩上空无一人(就是附件里那张白上衣海滩上的照片),不许下海游泳,小茹为我准备的游泳裤只好无奈的放在背包里了,我俩在沙滩上游玩,说笑,追逐,找贝壳,直到沙滩工作人员来说台风就要登陆,我俩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沙滩回到宾馆。
      回到宾馆后才发现因为台风要登陆,已经停电了,服务员给我们两只蜡烛后,我就将“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门口锁上。小茹忽然说:“本来想在沙滩里要哥哥看我穿泳衣的样子的,可惜台风穿不了了,我就在这里穿给哥哥看吧。”说完,小茹从包里拿出泳衣,到卫生间换上,走了出来要我看,至今还记得那是比较保守的蓝红色连体泳衣,屁股处有小摆,遮挡着屁股。看着小茹穿着泳衣在我面前转圈给我看,我心里一片温暖,起身抱起她放在床上,亲吻着她的小嘴,控制着自己的欲望不去摸她身体的其他部位。小茹突然紧紧的抱着我的腰说:“哥哥,你是好人,别憋着自己了。”听了小茹的话,我心里更加内疚了,对小茹说:“小茹,见到你我就很高兴了,在见到你之前的火车上,我一直在想到底见到你会怎么样呢?可我没想到是现在的情景。说实话,见你后我曾经有些不良企图,可经过这一天一夜多的相处,我觉得我错了,不该对你有这些企图……”我正说着,小茹突然用手堵住我的嘴说:“哥哥你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我们见面我很高兴,更高兴的就是哥哥你的克制,直到现在还没有欺负我,我们通信、电话这一年来,哥哥是什么人我很清楚,否则我也不会约哥哥来见我了,跟哥哥见面了我也观察了,哥哥很尊重我,我是真心想把自己交给哥哥的。”听了小茹这些话,我心里有些自责,也有一丝欣喜,很矛盾的心理,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只有狠狠的吻住小茹的嘴,让彼此都不能说话。就在那个北海台风停电的夜晚,我得到了小茹的第一次。
      此后,我们又去了钦州湾玩了一天,那天的阳光格外明媚,我和小茹也非常开心,从钦州湾回到钦州又玩了一天,家里电话催促我回家,我不准小茹送我去南宁,小茹送我上了钦州前往南宁的火车,我日夜兼程回到了家,给小茹了平安到家的电话,小茹也告诉我她高考成绩出来了,是北京的一所学校,同样是法律专业……
      后来开学后,我在西安度过了我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年,小茹也去北京上学去了,我们依然保持着信件的联系,在我邻近毕业前夕,原本打算去北京工作的,因为家中一些变故,我回到家工作,工作后逐渐与小茹失去联系……
      特以此文怀念曾经的小茹,不知道她如今过的好吗?
点击浏览上一篇文章 点击浏览下一下一篇文章